这世间的女子散文
其实,你看三毛的照片,也并非拥有倾城倾国的美貌。可是,你听她的声音,看她的文字,你才会明白她美的令人心碎。过去我总觉得她很任性,甚至是太过于任性。可是,她又很执着,执着的任...
一点点思绪散文
一大早就看到朋友圈一句截自最近热播的 电影 《滚蛋吧!肿瘤君》里的一句话“不能因为害怕失去,就不去拥有。死,只是一个结果,怎么活着才是最重要的。”第一句话深深吸引了我,不能因...
人间入画且行且珍惜散文
一、【如此娉婷,谁人解看花意】 时光弹指,光阴刹那。任凭世间纷扰不断,只在一剪清风的柔情里,细数光阴的温暖,让岁月留香,让自己浅遇深藏。 一树枝桠一树清欢,风吹过的烂漫,荡开...
生无缘来世再爱你散文
夜,孤寂的心,外面下着雨,一个人听着雨声,飘落的雨就像是无声的泪,无人来陪...... 生无缘来世再爱你 闭上眼睛,靠着椅背,感觉好累好累,想着谁?不想睡!好累好累,总想忘了就忘了,...
空的寂寞散文
过得很好 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 就是很空 该从何说起呢? 也不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 情绪不再那么容易饱满 终于绝大部分朋友都随着一场一场的离别渐行渐远 无法像十年前 而如今,我不出所料...
梦回老家散文
昨晚梦回老家的老宅,准确的说应该是今晨的样子,因为在7点半的闹钟响起,才止住了梦的继续。 原来我老家的房子是那种大平房,开间和进深都很大的那种。梦的内容不是主要,而是因为梦回...
我是你怀抱中千年不变的烟云散文
是什么让你如此执着仰视苍穹 让寂寞的发梢扎根于莽莽山林 是什么让你如此沉寂谛听黄昏 让风吹动几行穿过暮色的鸟群 我惟有不停的跋涉 让月儿浸入渐寒的秋水 消瘦成一滴仓皇的清泪 是什么让...
路口的馄饨摊散文
冬天又到了,每天下班回城的班车到市里时,天早已经黑了下来。我喜欢静静地坐在车窗边,看着夜色下车辆人流的来来往往,在拥堵的停停走走中享受一天忙碌后的一份清闲安逸。忽然,路口一...
又是一年毕业季散文
天气有些微凉,散漫地踏在小区的小道上,打量着探出路边的树枝,忽亮忽灭的路灯给死寂的小道更添丝丝深幽。穿过十字路口,一个,两个,三个。仿佛踏着十几年前的步伐,习惯性的走到门口...
网聊的收获散文
或许网络带给我的不单是知识和见识,刺激和满足。其实网络让我依恋和感动的是它给了我知己和亲人。当无意浏览所喜爱东西时随意添加或同意添加的网友,经过一段时间的了解,慢慢开始关注...
异乡散文
晚霞已归去,田间一片寂静,我默默独坐,这田间的一切都是如此的接近我的胸怀。我不该做异乡人,应该做一只普通的家乡鸟,飞得不要太高,轻轻地飘起,缓缓地落下,掠过家乡嫩绿的草尖,...
逝去的岁月,只能用来怀念散文
思绪飘远,望着窗外发呆。此刻,阳光明媚,不远处,有一座白色的房子,正是暮春三月,海子的话在脑海中闪现:我愿有一座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大学后,你开始想念高中的时光,充实...
走进红安小镇散文
这个季节,人们都在打听关于秋叶和秋菊的消息,以及秋桂在黄昏时浮动的神秘幽香。而我记起了曾经走过的红安小镇,它还与我们走过的秋有过相濡以沫的约定。 仿佛我还有一段美好的年华遗失...
无限极十月的荷塘散文
十月的荷塘,没有了虫鸣蛙鼓;没有了蜻蜓翩飞;没有了清香缕缕。连嬉戏游乐的鱼儿都不知藏匿于哪里。 而我仍循着昨日之路,一步步走来。缓缓地,缓缓地,怕惊动了这十月荷塘的清幽之梦。...
又见池塘风起的散文
我再次对池塘蛙鸣产生浓厚的兴趣,大约始于五年前的某个夏夜。 这让我到底惦着故乡的池塘了。 池塘对于一座村庄来说,它的意义和价值颇为深远。记忆中的村庄有三方形态各异、幽婉曲妙的...
黑夜的面纱散文
我最喜欢上寄生虫课了,因为寄生虫老师总是会充满情感地给我们讲述那些可怜寄生虫罪恶的一生,使我们能以上帝的角度来审视评判这些寄生虫。他们的所作所为我们铭记于心,但同时又另我们...
茶梅花开散文
许是一见倾心的缘故,很少养花弄草的我想方设法移栽了一株茶梅于自家的院落,虽没有巢南林场的那株高大,但也确是亭亭玉立。早些天前还是满树蓓蕾,没想到天气转冷的今天,她在一夜的寒...
爱到穷处散文
当我坐在校雕旁的石级上,坐在秋霜冷月里,看校园的灯火次第熄灭,而此时四周突然产生的寂静,让人感到一丝的陌生,内心竟然平添好些无助与伤感。我眺望山下红橙黄绿的楼台灯火,心中唉...
低睑散文
天空放晴,楼后野菊花开得正好,趁机剪了一捧,安于瓶中。 那天写《深巷卖花声》时,用了“低睑”一词。我用它形容人家,“ 低睑的人家”,一个极好的朋友觉得不妥,建议改下,我不舍,...
墨香语韵昭华散文
墨香语韵昭华篇章 一壶酒,一竿身,世上如依有几人?文字同骨肉深,文章千古事,得失存心知,语韵他人诗,倾诉自己殇,感伤今夕何夕,古今如梦,何曾梦觉,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
曳曳女人花,红尘谁懂她散文
时光,总是来去匆匆,不知不觉与白驹一同奔进了秋的底部。一帘疏雨飘过,凉意纠缠,草木惨淡,偶尔从天空传来几声失群孤雁的哀鸣,更添得无限悲凉。这寒意衍生的深秋里,能够使人心升暖...
我的手穿过你的黑发散文
安于习惯写字,得闲心血来潮,择一片流云,坐落其中,揽一缕清风入怀,拾字取文,空闲就此打发;讲讲旧事,诉诉过往,旧照片里,回味的是首经典的老歌,是曾经涩涩的青果……听歌,喝茶...
泥藕,藕泥散文
数日前我在写《秋梨记》时,言及北方或山林间的“雾淞”。 虽然我亦未曾一见,但确信比之“秋霜”要来得瑰丽。今十月“霜降”还未至。 池里浮萍之上还余了些青荷,不过已无往日花红翠绿...
公平不公平的短文散文
混迹社会不算多年,也历经几年的风吹日晒,磨练并没有多高 造就,生活百味,处处体验,深有感触。 几日前公司有位同事用单纯的眼神和朴实的话语,告诉我这事不公平,心里很不平衡……;...
秋风拂过,平淡是真散文
这样的季节,更适合怀想。 夜渐渐地深了,不期而至的雨,在窗外昏黄的灯光下逐渐清晰起来,一阵阵急骤的雨点倾泻下来,地上溅起一片片晶亮的水花。秋风肆意地在雨中穿行,毫无忌惮地携来...
信念散文
信念的力量就像爱,绝大多数弥漫在生活中,但它每一次释放总是那么令人震撼:出师未捷身先死;一片丹心照汗青。而我们也因在生活中的消磨,信念在不断改变,使我们无法真正把握它,无法...
漫耗散文
漫耗 一瞬间的沉默,只是这样么,害怕? 只是那一瞬间么?你到底明不明白,世界不是这样? 为什么总是不敢直面自己的心,到底是怕自己看见还是别人的伤害? 就是这样遮掩着沉沦,就这样倦...
叶落华年散文
看着人海中一张张熟悉的面孔,回想一路走来的心思,是自己一点一点地推着自己迈向深渊。我从来都不算一个可怜的人,就像无衣一样,只是自己一手创造了自己的走投无路。 白白的来世界走这...
一语轻尘散文
你曾告诉我,烟火是他们最后的眼泪,当初我想也没想就说:“他们的眼泪真好看!”如今,你再也不喜欢城市的灯光了,而我却还踩着你曾经的步子,做着未来不喜欢的自己。 听雷电的怒吼,听...
行为前后少思量散文
晴朗的周日,约好了客户郑叔叔一起到公司参加答谢活动。 我骑着单车飞快地行驶在熟悉的大道边,街上的美女帅哥真是如云,仔细看看别有一番享受。 自己感觉娴熟的车技又在缩短了到公司的...
你的咫尺,我的天涯散文
光阴走过黑暗的夜,有梦在黎明潜逃。清风,开始拂过我的手臂还有腰肢。梦,开始醒来,直到清晨的第一缕曙光照耀山川,云朵飘在了天空。 惊醒的一地相思 ,被风轻轻地抚慰,凋零的秋洗净...
餐馆散文
在他起身以前,他一声不响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好像已经坐了很久,连面前的碗筷都已经被餐馆的工作人员收去了,说是工作人员,其实有点勉强。因为餐馆里工作的一共就只有两个人,很明显...
危难之处见真情的散文
对于我来说,死一直都是一个遥不可及的事,可自从1997年3月9日以后,我对它却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用触手可及和近在咫尺这类词来形容,一点儿也不算过分。因为在那一天,我父亲因脑出血突...
工作狂前田恭利散文
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在甘肃永登的引大水利工程工地上走进了两支外国施工团队:法布瑞秋率领的意大利CMC公司和前田恭利率领的日本国株式会社熊谷组。引大工程已结束20多年了,但回想起法...
倘佯于罗马老街古巷中散文
在罗马短暂逗留,铭刻在心莫过低头即现那黝黑黝黑呈泛幽光青石路面,霎时间极熟悉忒醇厚,漂涌脑际频频复制打开,每每抬头验证,没跑!眼前呈现准是老街古巷或悠久广场。端详石砖沧桑陈...
额济纳旗之旅散文
10月10号,与同学一行六人,行驶在去往额济纳的火车上。人在路上,心已飞翔。 火车在戈壁,沙漠中穿行了一夜。次日清晨到达了我们此行的目的地“额济纳旗”。 额济纳”大漠中的一座小城,...
等你,你没来散文
无情的时空,折断了相聚的暖。仰望,天还是那抹湛蓝,只是缺少了肩头的呼吸,还有身边被你拼凑的两相依依,溜跑了的只影单单。雁影归南,凄声二三,复眼秋凉片片。不顾南山悠,不喜云卷...
小山枫叶散文
这些是我今天心灵的感受。 周六几个要好的小姐妹相约到我们这不闻名的“红叶大道”, 这里没有游人如织的喧嚣破坏赏秋红的兴致,这里不用屏心便可以静气,凝神。可以任性的站在路中间张...
草鞋散文
草鞋,对于生长在我国南方上代农民来说,可能是再平常不过了,谁没见过呀,不就是用草绳编织的穿在脚上的草芭跶嘛?可是,同志,你说的没错,那种草鞋,在南方春夏秋三季天气阴晴都能穿...
一城秋韵盈思怀散文
(原创:花汐颜) 记得年少时候曾学过 老舍 的一篇《济南的冬天》,一直很喜欢;那时还不曾与济南城谋面,却深深记忆了先生笔下那座冬天没有风,温晴、响晴的遥远城市。人生辗转数十载,...
梅雨散文
在城市,雨是无所顾忌的下着,上班的埋怨,做生意的埋怨,游街串巷的也埋怨,怨气冲不了这雨,生活还是得过吧。骑车的,张一颗彗星,拖着尾巴在城市的大街小巷里穿梭;卖水果的,支起一...
春草萋萋,王孙不归散文
“水是眼波横,山是眉峰聚”那一江春水宛如你心上人波光漾动的双眸,那青黛山峦是你心上人隐隐蹙起的眉峰,词人本不想为你徒增伤感,却依然抵不住内心的满怀愁怨,这上下五千年的各种分...
想要一盏灯散文
曾经有过一盏床头小灯,每晚陪伴,白光,清清冷冷。有时候我会把电脑打开晾到一边,孤灯下,夜读或者等待。后来不小心摔了几次,再也不亮了。只好扔掉。扔掉后,才发现,原来它也很重要...
都是方言惹得短文散文
三、今天开什么会? 刚到石龙三中,我的课代表是普通话和广东话混着跟我汇报交作业的情况。 我说:“以后不要跟我讲广东话。” 我的课代表说:“重要的我讲普通话,次要的我讲广东话。”...
桃花源原创散文赏析
一夜细雨纷纷,红叶已铺满这个多情的季节,融墨于纸将满溢的诗情撒进字里行间,那还未落尽的花瓣像光阴的赠予,从容的静守岁月的悠远绵长; 每个人都是那么匆忙,追逐着、欢喜着也小小失...
麦古茶舍的女人散文
团场、连队,对远在河南郑州经营茶叶的丽子来讲,总是有着许许多多挥之不去的记忆,这种记忆伴随她在每一个日出与黄昏,对团场和连队的思念之情,一直在她最柔软最温暖的心底深处。 丽子...
风华褪尽,一指流砂散文
有人说,风华是一指流砂,而苍老是一段年华。风华褪去,遗留下的只是万点邪魅的腥红,妖冶,美丽。我从未相信,历经过撕心裂肺的痛,便会牵得天荒地老的伤感。风华褪尽,一指流砂,落拓...
曾经错过的星星散文
黑夜似漆,满天繁星,闪烁的星星点缀着漆黑的天空。当时中滴答滴答的走过最后一秒,整点报时声准时响起;当晚风吹过河面上最后一丝余晖,意味着一天的终结......一年的时光悄然滑逝,然而...
心中有朵莲散文
有段时间,在我上班的途中,经常会看到一位衣衫褴褛的中年人。他松松垮垮地坐在公用木凳上,拉着那把破旧不堪的二胡。目光忧郁、倦怠,无精打采。面前摆放着残破的搪瓷茶缸,里面零零散...
流失的年味散文
鞋子衣物更是如此,买回来叠得整整齐齐的放在衣柜里,不时打开衣柜看一下,心里盘算着还有多少天就可以穿在身上了,心里美滋滋的。就像一件宝贝终于从别人手中到了自己的手里,无比安心...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