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短信大全网>搞笑爱情短信> 正文 2019-11-18 11:14

我和爷爷的合影情感散文欣赏

  就这张这张照片,当时深深勾起了一名游子的对故乡的思念……

  多少次梦里回故,又多少次追忆那片曾哺育自己成长的那片土地和自己漫步校园的足迹,更想起爷爷和二姑夫将我送入咸阳上学的情景。

  那时候,由于出生在农村,家境非常贫寒,靠几家亲戚东拼西凑,才凑够了一年的学便塞进一条半新旧的蛇皮袋里,再用绳子紧紧的扎住之后出发了。同时又少不了的一番家人叮嘱。我们匆匆来到火车站里,先是每人叫了碗面条吃,再买好了去咸阳的车票。在候车的空余时间里,爷爷又从车站的商店里,买来几个干饼。顺便打来一些开水,好在路上充充肌渴。

  我们 上车了,火车开始慢慢前行,渐渐飞驰起来,一路上停停走走,大半的时间都耽误在会车上。当时西康铁路还未通车,陕南还没有高速公路,从安康到咸阳需要绕很大的一个圈子,途径需花费一天一夜的时间,才能到达。因为我是第一次出远门,一路上的风景看不完,也看不厌,途中饿了,爷爷给我买了一桶开水泡面,自己和二姑夫却啃着干饼用开水咽着,由于莫名的新鲜感,是我在座位上折腾不停,爷爷总是耐心地招呼着。一路不知经过了多少个小站,穿过了多少隧道,跨越了多久的原野,二姑夫困了,便躺在座位上睡着了。因为走老路是要翻秦岭的,我一直在座位上起伏不定,一会头伸出车窗之外,看看前面的路,路总是弯来弯去的,引着这长蛇般的怪物,左右的摇摆不停,将人类从一个地方运送到另外的地方去,以前是,现在也是,将来必定也是,只在速度上有所大大的提高。总希望赶快抵达秦岭山脉,大展我的视野。当然也少不了的在爷爷耳边唠叨!爷爷总是很严肃地驳回我的问题,怕惊醒了旁边的旅客休息!带着天真的好奇心,盼望火车能够跑得更快一些,早点翻越秦岭的盘山轨道!

  梦中,我听到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叫着我的乳名说:“下车了”。醒来是爷爷,吩咐我们:“一人拎一个包,上下车随身携带,不要弄丢了 ”。

  我们下车尚早,学校的专用接待车还没有到,于是打了辆出租车将我们送到了学校门口,学校的校门已经打开了,只见校园里布满了老一届的同学,他们正忙碌地大扫除,报名开始了,爷爷带我去见了班主任,并把两个月的生活费交给了她!之后再门卫室休息时,发现少了一个包,原来拉在了出租车上,爷爷当时带着气氛的样子责怪了二姑夫一番,二姑夫二话没说,就一路返回去找,总算是找到了,之间不知费了好大得劲,至今我一字不晓。

  该是入宿了,爷爷带着我们一路问询找到了公寓楼,公寓是三合四层的大院,将新老男女恰到好处地分隔开!楼下是几个引导新生入宿 领取被单的老同学 ,初入茅庐不知所向,爷爷上前问询;只见几个老同学顺手指向女生公寓的一楼,并说道:“在这边 ”随后便捂住嘴绌绌地笑了笑。爷爷感觉不对劲边回头责骂了一番,还算时务,便急忙给我们道了歉,此事再不追究了。

  支配好了我所有的事项,当日爷爷和二姑夫,又原路返回了家乡。不久之后我收到爷爷的来信!

  我“已经们平安返回家中,勿牵挂,现在我在宁陕一个叫陈家坝的深山里,给一个老板看香菇,好供你这半年的生活费,独立生活的开始要靠自己!------”

  不巧的是火车偏偏晚点,翻越秦岭已是午夜!只见川外一团漆黑,其余的什么都看不见,爷爷困了,叫醒了二姑夫,叫放惊醒一些,看好货架上的行李 ,在他们轮换的过程中,我不知何时也进入了熟睡之中,此时车厢里一片寂静,除了时而长时而短,时而显时而弱的旅客息鼾声之外,别的什么也没有了。

  爷爷年纪尚高,身提素质直线下降,第二年,再也无法独居陈家坝的深山老林里看香菇,遭受无数风雨的洗礼,和巨兽熊得惊吓,只有在家里帮帮母亲做做家务,牧牧牛羊,砍砍柴。帮助母亲减少成年耕耘的劳累回家的那种冷火鹙烟。

  随后让父亲也去了建筑上打杂 ,为我下一年的学费做准备,可见他们当时吃的那些苦头!是多么的让人感动,可是我那里会想到这些,在学校里除了吃好完好,大饱自己的视野之外,学习一个劲得拉后,想想那时候的我真是混,可不管怎么样,父亲一直咬紧紧地咬着撑了过来。

  这是一张 极为珍贵的照片,照片中的的人物是我爷爷和奶奶的第一次合影,却万万没想到也是他们最后一张合影照,这张照片是我在第一次去福建,那时候的我,并没有什么压力,出门只为了开辟新的视野。有一天下班以后,没事就跑进网吧聊,无意中打开弟弟的空间,看到了这张照片,就传了过来,一直保留到今天。

  正是海涛 出生一个星期的时候,我的堂弟在学校不慎摔倒,导致一支胳膊严重骨折,被送到了医院,我一则将母亲送回老家,顺便去医院看望堂弟,当时爷爷也在医院,见到我显出满脸的惊讶之神,激动无语以表,我急忙将海涛的照片从手机里翻出来拿在他的眼前!只见爷爷的眼眶里闪出里晶莹的泪痕,只疼爱地呵呵笑着!此时无声胜有声,一切竟在不言中……

  还能走动我踏出学校的门槛,为了生活常年奔波在外。爷爷却永远留在了家中,带领着家人,长期守候着那片他们通过千辛万苦耕耘的土地,几次回家,虽有食不玩的粮食,却在岁月的磨砺中,他已力不从心,而还在为我的事担忧着,直到2012年的1月,我带着我现在的妻子,那是我们过得最开心的一个年,也是我第一次看到爷爷笑的最开怀的一个年。和他们过了一个团员的年之后,我又牵到了汉中,有了自己的家,离故土虽不是很远,但这事那事的耽误,一直没有再回到那片埋藏着童年的土地上看看,直到9月初,我添了个儿子,爷爷添了个重孙子,在儿子出生几天电话中爷爷给自己的重孙起了个好听的名字,曰:“海涛”。

  由于我要办理一些事,第二天一早,将我的母亲送回家中以后,仅仅只留了一天的时间,急着要反会现在的新家中为海涛筹备满月庆典,顺便给堂弟带了点 钱送到医院里,叔叔急忙叫爷爷去买了两盒我爱抽的香烟塞进了我的兜里之后,又将我带进医院的餐厅里吃了一碗水饺,我要求他一起吃点,他拒绝说他们吃饭是定时的,我要求自己付款,他却生气地说了声:“哎 呀呀!赶快吃了好赶路,早点回去支配你的事情,千万要听话,可不敢伊尔哟呵呵地落,再不能马虎了哦!”

  听到这些话,我深感悔恨,可事情已经过去了,再也没有机会挽回那些曾犯下的错!以后的路,更是一片迷茫!是福是祸,终究躲不过啊!

  回到家中,办完了海涛满月庆典之后不久,真是赶上祸不单行的日子,我骑车翻下了高坎,右脚踝关节上肌肉,血管严重扎断,术后刚刚越过恢复期时,妻子卵巢上又长个恶性肿瘤,待到出院时已临年关。回到家中没几天,(也就是农历的腊月二十一日清晨)接到弟弟的一个电话,听到弟弟的在电话的那边说“你赶快去买车票回安康,爷爷早上四点多去世了。尽量早点赶回去”

  写到这里,我无法再写下去了,沉痛的泪水已经模糊了我的眼睛。在我们最困难的时候,爷爷一直在背后支持我,鼓励我,袒护我,却在我们正欲四世同堂之时,却离开了我们,享年只有75岁得寿辰,在你即将入土的一瞬间,我赶回来看到你静静仰卧在你的官目中,眼角挂着一滴牵心的泪,唯一不能释怀的是没有看到你的重孙子。 然而这张照片成了我们永远的纪念!

  入土安息吧!我敬爱的爷爷!你已经走完了你艰辛的人生,愿你在那片世界里尽 享~天伦!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