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短信大全网>搞笑爱情短信> 正文 2019-12-19 17:21

工作狂前田恭利散文

  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在甘肃永登的引大水利工程工地上走进了两支外国施工团队:法布瑞秋率领的意大利CMC公司和前田恭利率领的日本国株式会社熊谷组。引大工程已结束20多年了,但回想起法布瑞秋和前田恭利两人在施工期间的表现,却仍旧对如今物质生活日益丰盈的国人具有很大的教育作用。

  包括法布瑞秋在内的这些意大利人,爱玩,很讲享受。法布瑞秋说他们出来工作,同时也要享受生活,而且得带上他们的女人和孩子一起来享受生活。他对中方负责人一再强调,他们的居住环境里必须要有酒吧、舞厅、健身房以及网球场。当来自四川的华水公司为他们在永登县通远乡双牛村修建了一座漂亮的砖混结构的院落时,法布瑞秋一看就头摇得像拨浪鼓似地大声说:NO!NO!NO!要求他们的合作伙伴华水公司必须重建。华水公司负责人缠不过这些固执的意大利人,出于大局,只好出资20万美元,重新为CMC盖了个带酒吧、舞厅,有健身房和网球场的施工营地。

  值得注意的是,甘肃永登通远乡地处大山环绕的山区。这里的老百姓当时还很穷,没听过酒吧、舞厅之类。但这一但这一点都不影响意大利人对生活的极致追求。

  再累再忙,都要唱歌跳舞,都要打球锻炼,都要饮酒作乐,哪怕只有一分钟的时间。这就是法布瑞秋和他的团队给我们留下的印象。

  xxxx年12月15日,甘肃省引大指挥部为CMC公司承建的30A隧洞开工在野山沟里举行简短的开工仪式。议程结束后,法布瑞秋突然邀请中方领导就地跳舞来庆贺。中方人员不习惯这种做法,但也不能不随和。于是工地上尘土飞扬,口号声声,过路的村民看到这一景象说道:简直是一群疯子!

  CMC公司使用的设备是美制全断面掘进机TBM,它曾在举世瞩目的英吉利海峡隧洞工程中产生了良好的效益。中方工程师张豫生经过仔细观察后又提出了两项改进措施,于是TBM如虎添翼。

  xxxx年年6月25日,TBM创造了日掘进65.5米,月进1300米的高速度。超过了在英吉利海峡隧道的掘进速度,成为当时的世界之最。xxxx年5月8日到5月11日,意大利人和中方技术人员紧密配合,又连续创造了72米、75.2米两项世界日进尺最新纪录和月进尺1400米的世界纪录。

  这消息不仅让北京水利部感到吃惊,连意大利人也是又惊讶又高兴,他们在法布瑞秋的带领下,在30A洞口搭起了帐蓬,摆上了丰盛的酒宴,放上舞曲,拉起中国技术人员跳起了欢快的舞蹈。他们和中国工程技术人员一起庆贺TBM在科学技术上所取得的巨大突破与成就。法布瑞秋举着酒杯来到了张豫生工程师面前,诚挚地感谢中方技术人员对他们的帮助,并直夸中国人了不起。

  一天,法布瑞秋因工地有事,迟下班两个小时。吃过晚饭,同事建议今晚不必再举行舞会了。他却说:“意大利的生活传统我们不能丢!再说不跳舞,怎么能让我高兴起来呢?我高兴不起来,又怎么进行第二天的工作呢!”舞会照常举行。他们放上从意大利带来的舞曲,打开摩德纳葡萄酒,和中国美女劲歌狂舞起来。这时候工地上已经涌来很多的中国人,不乏美貌女郎,意大利和中国美女同台劲舞已经成了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下面说说前田恭利——

  前田恭利和他的团队熊谷组承包的我国最长隧洞——15.7公里长的盘道岭隧道。当时,在世界各类隧洞中排名第七,在亚洲为第一长隧洞。盘道岭隧洞,地质状况复杂,自然条件艰险,岩层松软,岩性多变,有“地下地质博物馆”之称。

  被人称作“工作狂”的前田恭利常常开着他的“二战车”到盘道岭洞口来,他中等偏低的个头,结实的身板,戴一副近视眼镜,配上那顶遮住大半个额头的黄色平安帽,高到齐膝的防水靴,给人的印象是既像个工头,又像个深入现场的知识分子。面对打通盘道岭隧洞任务,有着20余年地下工程施工阅历的前田恭利心里明白,这可是连美国人都不敢沾手的世界难题,必须认真对付,不能有丝毫马虎。为了熊谷组的名声,只能干好,不能干坏。所以他的准备工作就做得特别扎实。

  在机器方面,前田恭利花了9个月时间完成了主要设备的安装、调试。他们使用的是比较先进的悬臂式掘进机,激光装置控制高低方向位置,精准度相当高。尽管这样,他还是连一个螺帽都要检查许多次,不敢有丝毫马虎。他对从日本带来的20余个职员的要求极为严格,布置的工作不允许有任何失误拖延,否则处分相当严厉。这20多人每天早上六点半开晨会,布置当天的作业,所有车辆同时发动起来听候调遣。自带午饭在工地上吃,吃饭时间不得超过15分钟。下班前又开会总结当日工作。在时间利用方面,他们以分钟为单位计算工程进度,甚至连施工人员的厕所设在什么位置都要进行时间和距离的“论证”后才定下来。

  前田恭利把所有的精力与时间都用在了工作上,中午饭是正餐,可他们吃的却非常简单。当时,永登通远大山里生活条件还很艰苦,许多人还吃不饱。一次,中方一位干部想,日本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而前田恭利团队又是派驻外国的高科技施工人员,肯定顿顿吃的是烤全羊或烤全猪,最低也是八菜一汤。饥肠辘辘的他便偷偷跑到日本工地上去蹭一顿饭。结果使他大跌眼镜:前田恭利和他的伙伴们正蹲在隧洞口各手持一个馒头就着中国的榨菜在津津有味地大嚼猛吃。

  最令人感动的是:当盘道岭隧道发生塌方后,前田恭利不让任何人陪同他一起进入塌方隧洞,只身一人进洞查看险情。他说:“作为一所之长,我是第一责任者,你们不要进来。”他一身泥水地从塌方隧洞内了解到塌方情况后,就把中国技术人员支配在了第二线,第一线全部由日本员工上。在最紧张的时间里,前田恭利曾三天三夜未合眼,他的两位助手,干脆躺在稀泥里轮流向钢管喷注水泥浆,浑身成了泥猴不说,手脚肿得连手套、袜子都脱不下来。前田恭利更是没日没夜的工作,体重下降,整个人都快垮了。最后他们采用导洞法将积沙取出。经过五个月的时间才处理完塌方事故。五个月里,人们亲眼目睹了前田恭利的感人情景,赢得了中国人的钦佩。东京熊谷组本部也对前田恭利的行为给予了嘉许。

  前田恭利曾对第三工区主任、现场工程师莫耀升说:“我打过许多隧洞,只有盘道岭,给隧洞工程界摆下这么多难题,干它,是很有意义的。我把我40岁到50岁之间最好的年华献给了盘道岭,值!”

  这就是前田恭利和他的团队——每一分钟都在考虑工作,吃苦、奉献、无私忘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