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短信大全网>综合知识> 正文 2021-08-22 09:36

夏王·启生平介绍(夏王·启的人物简介)

作者:www.aqdxw.com

本文主要内容为夏王·启的生平纪事与人物简介,全文一共2915字建议阅读时间为27秒。

夏王·启生平介绍(夏王·启的人物简介)

姒姓,夏朝国王。禹之子,母涂山氏。生卒年不详,传说在位9年,病死,葬于安邑,河南禹县有古钓台,为启宴会处。

相传禹晚年曾举东夷族的伯益做继承人,但暗中却为传子着想,竭力为儿子培植羽翼势力。故禹死后,启赖以发兵夺权,攻杀伯益。一说禹曾以天下授伯益,因其辅佐禹日浅,诸侯皆去益而朝启,启遂代立。王位传子制度从此开始。同姓有扈氏(今陕西户县一带)不服,为启所灭。后来启又平定武观的叛乱,迁都安邑(今山西夏县西),一说在位9年,未确。病死,葬于安邑。其子太康继位,启的生卒年不详,有人推测他在位的年代大约是前2095——前2068年。

关于启的母亲和他的降生有许多传说,大致如下,相传禹竭力建功立业,巡视四方,年满三十岁,还没娶亲。他耽心时间太晚了,不符合婚姻制度的要求,就说:“我现在要娶亲,一定会有姑娘答应。”果然,有一个九尾白狐,来到禹的面前。她即涂山氏之女,禹与她结了婚,叫她为女娇。刚过了辛日、壬日、癸日、甲日四天,禹便出发治水去了。所以长江、淮河一带的风俗,至今仍把辛日、壬日、癸日、甲日作为嫁娶的日子。

禹治洪水,在打通轘辕山时,化成一头熊,奋力开凿。化熊之前,他对妻子涂山氏说:“你要给我送饭,须听到鼓声才来。”禹急急忙忙地工作,不料踩着一块石头,石头飞起来,打中了鼓。涂山氏听见鼓声,就送饭去,看到禹正变作一头熊,在那里扒呀拱的,不禁十分羞惭,便跑走了。她走到嵩山下,化做了一个石头人。这时,她正要生儿子启。禹追到她旁边,大声喊道:“把儿子还给我!”石头人的北面破裂了,生出了启。启的名字就取自石开之意。所以,启生下来就失去了母亲,是个苦孩子。

这则神话隐含太禹家庭发生变故的逸事。大禹与涂山氏的婚姻没有坚固的基础,二人志趣不同,禹的志趣是明确的,即誓死征服洪水,保护人民,洪水不平,绝不甘休。涂山氏单纯追求家庭的幸福。大禹久不回家,引起她不满,最后发展到她轻率地出走了。禹闻讯后,追她一直追到嵩山脚下,涂山氏在那里化变成一块石头,这暗示她已下定决心永不与大禹复婚了,经过禹的再三要求,她才将儿子启交给大禹。这个故事表露了两种社会意识——先公后私与先私后公的矛盾,禹是热爱自己的妻子、儿女的、不过他把这种炽热的爱情融化在对广大人民的热爱之中了。

禹死后,启与禹指定的接班人伯益展开一场争夺领导权的斗争,对这场斗争的情况,历代史书有不同的说法,一种说法称,禹死于会稽时,还是按民主推选的原则将联盟首领的职位让位与益,伯益在会稽山为禹守丧三年,然后有意在箕山的南面隐居,以便将天下让给启。而启尊贤爱士。民皆归之,大家都说:“禹的儿子是我们的国王,”于是启即天子之位,是为夏后帝启。

另一种传说称,禹虽然按民主程序推举伯益为接班人,可另方面却让启担任要职,掌握大权,启暗中培植一批死党,待禹死后,启就带领其党徒夺取了天下。因此,禹名义上是传天下于益,实际上是纵容其子启篡夺君主位置,从此“禅让”制度告终,开始了“家天下”的世袭政权。

启用“篡夺”的方式建立夏王朝以后,得到了大多数原氏族首领的拥护,因为“禅让”制是氏族制度的产物,已经过时了,要建立奴隶主的巩固统治,必需实行“世袭制”。

还有一种传说称:首先是益篡夺了禹的职位,启又杀益而夺回了领袖的职位,这就是说夏王朝建立前有一场你争我夺的激烈的斗争。今人根据屈原所作的《天问》的内容推断说:益曾把启囚禁起来,启乘机逃脱,领兵与益作战,伯益战死,启得到了天下。

益是和禹同时的人,在尧时他就和皋陶、后稷等一起被“举用”,在舜时他担任“虞”的职务,负责管理山泽。益曾在山泽上放火焚烧树木,吓走禽兽,教民刀耕火种。可见禹死时,益已经十分老迈,自然敌不过年富力强的启。益终究代表旧的势力,而启代表新兴力量,势不可挡。启奠定了世袭王权的基础,从此开始了中国第一个奴隶制王朝,史称夏王朝,启是夏王朝的第一个国王。

夏朝建立后,有的部落对启不服,想推翻这个新政权取而代之。因此,启即位后面临的重要问题,是如何稳固自己的统治,使新建的奴隶制政权得以长久维系下去。

启为了避开伯益的东夷集团的势力,放弃今河南嵩山附近的阳城禹都,西迁到大夏(今汾浍流域),建都安邑(今山西省夏县)。

启曾在钧台举行盛大享宴,史称“钧台之享”。钧台在今河南禹县,这里是夏统治区的东部。启召开这次大会的目的,可能是为了取得附近各部落对夏王朝的拥护。启对其他地区也进行了武力征服。据文献记载,启曾“征西河”。这可能与巩固他的统治有关。然而最大的一次战争是对有扈氏的战争。

有扈(hu护)氏部落(在今陕西省户县)对世袭的家天下制度不满,希望恢复氏族民主制度,不服从启的领导。启发兵攻伐,被有扈打败。为了赢得民心,启便严于律己,过着粗茶淡饭的俭朴生活,还尊老爱幼,任用贤能。然后在人民的支持下,他再次出兵,在甘地与有扈氏决战。作战之前,启曾举行誓师典礼,发布了名为《甘誓》的誓师词。启在《甘誓》中,指责有扈氏“威侮五行,怠弃三正”,实际上有扈氏的错误就在于“知义而不知宜”。所谓“义”,指已经过时的旧的氏族民主选举的制度,所谓“宜”,则是指顺应时代的发展。

这次战争的结局,有扈氏被打败了,夏王朝取得了胜利,有扈氏也从此被灭亡了。

启攻灭了有扈氏,巩固了王位。这以后,他又一反以往的作风,生活变得腐化起来,整天饮酒作乐,歌舞游猎。传说他曾创作了名为《九韶》的乐舞。

据传启也是一个巫师。据说启耳朵上挂两条青蛇,驾两条龙。三次上天到天帝那里作客。他把天乐《九辩》和《九歌》偷偷记下来,带到人间改为《九韶》,在高一万六千尺的大穆之野,叫乐师们在那里演奏。这可能是启利用巫术制造“乘飞龙登天”的神话,为自己登上夏朝帝座制造舆论。

启的巫术本领得自他的祖父鲧和父亲禹,原始社会的氏族领袖必须有巫术本领,才能令下属敬畏,鲧变化黄熊,禹呼唤鬼神,都是原始巫术的应用。传说大禹治水得偏枯疾,行走时后足不能跨过前足,巫师都仿效他,名叫禹步。其实禹步也是一种巫舞。禹教授众巫跳这种巫舞,意在取悦神,借神灵的力量平定洪水。

启的群臣也是巫师,借神灵的名义进行统治。据记载,启派孟塗去统治巴地(今四川省东部),孟塗利用巴人迷信神灵的心理,自称是住在大巫山(今湖北、四川之交)的神灵,人们到孟塗处告状,孟塗发现谁衣服上现出血印,就逮捕谁。这说明他虽然利用神意进行审判,但判罪重证据。不冤屈人命。巫山地区有孟塗祠,纪念这个上古时代的清官,据说,孟塗的后代住在今河南省孟津一带。

启的年纪老了,他的几个儿子激烈地争夺着继承权。小儿子武观(一说幼弟)因为争得最凶,启就将他放逐到黄河西岸(今陕西一带)。武观聚众反叛,启派大将彭伯寿带兵将他打败,并押来见启。武观只好认罪服输。不久,启因为荒淫过度而病死。